您的位置 : 花草小说网 > 小说库 > 总裁 > 假千金才是真团宠

更新时间:2023-09-21 15:01:03

假千金才是真团宠

假千金才是真团宠

来源:追书云作者:阮樱分类:总裁主角:苏禾,盛霆枭

假千金才是真团宠是最近微博上热推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。这本书的作者是阮樱,主角叫苏禾,盛霆枭,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:  【真假千金+马甲+团宠+双强+甜宠+打脸虐渣】  在林家待了二十年,苏禾无意撞破了未婚夫和其他女人的奸情,才得知自己是个假千金。真千金抢走了她的未婚夫和父母,还嚷嚷着把她送回穷山沟里去。  回去就回去,没想到一夕之间,她从普通假千金摇身一变成了顶级豪门真千金。  亲生父母是海市首富,六个哥哥是宠妹狂魔,私人飞机游艇随便用,高奢订制任意买,几亿零花钱尽情花,她成为了苏家的掌心宠。  谁知此时,与苏家联姻素未谋面的全国首富未婚夫盛霆枭突然提出退婚,闹得满城风

《假千金才是真团宠》章节试读:

  娄市,某五星级酒店。

  

  “嗯……”

  

  虚掩的房间门缝内,发出了呼吸声起伏、暧昧缱绻的声音,空气都变得紧张稀薄。

  

  女人声音柔媚娇嗲:“孟宇,我们这样,苏禾不会生气吧?”

  

  “呵呵,”男人鼻息间满是轻蔑,冷声道,“她不过是个冒牌货,这些年来故作矜持,连根手指头都不让我碰。还是和你在一起比较刺激!”

  

  女人低低唤他,发出难以启齿的声音,娇嗔道:“你真坏!”

  

  苏禾透过门缝看着一切,手指的力度逐渐收紧。

  

  这女人的声音化成灰她都能听出来,是她的大学室友林欣欣。

  

  门缝刻意留出的宽度,刚好能将屋里的春光一览无遗。

  

  床上的女主角面色潮红,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看到苏禾的一瞬间,唇角微扬,眼底藏着情欲和复仇的快感。

  

  她的口红晕染到了唇角一边,歪头嚣张道:“不好意思啊姐姐,你霸占了我的身份这么多年,向你讨一个校草男友不过分吧?”

  

  一个月前,苏禾在校外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,造成了小腿骨折出血。

  

  也就是在那时候,林家在病例本上发现了端倪,苏禾是A型血,可父母却都是B型血,两个B型血怎么可能生出一个A型血的孩子?

  

  亲子鉴定显示,苏禾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。

  

  夫妻俩迅速联系到了国内最大的寻亲平台,终于顺利找回了失而复得的孩子,林欣欣。

  

  林欣欣的挑衅没得到回应,苏禾扭头,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静静盯着孟宇。

  

  今天原本在做药剂实验,孟宇突然发来信息,声称要给她一个惊喜。

  

  原来,所谓的惊喜,就是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。

  

  孟宇一脸局促,惊慌失措地将腰间的浴巾围上。

  

  他不敢直视苏禾,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,别过视线才道:“小禾,你先回去,晚些时候我再和你解释……”

  

  “解释?”苏禾强迫自己回神,视线从他身上抽离,眉头嫌恶地蹙了一下,“眼见为实,你还想狡辩什么?”

  

  之前追求她的时候,温柔体贴,瞻前马后,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证明他的虔诚。

  

  此刻,再多看他一眼只会让她觉得恶心。

  

  她转身就要走。

  

  一直被无视的林欣欣已经裹紧了衣裳,冲了过来,“这么急着走做什么,忘了告诉姐姐,孟宇他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,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

  苏禾停下脚步,目光在孟宇脸上稍作停留,见他喉结滚动着欲言又止,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本就清冷明艳的小脸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  

  林欣欣脸色骤变,扬起巴掌,咬牙道:“少想用你的狐媚伎俩勾搭他,我告诉你,你这辈子都没指望了,我会把属于我的全部都抢回来!”

  

  她早受够了处处都被苏禾压一头的滋味,如今自己才是林家千金,而苏禾只是个不知道打哪来的野丫头,凭什么和她争!

  

  在那个巴掌即将落下的瞬间,苏禾当机立断,单手钳制住她的手腕,腾出另一只手将人推开。

  

  林欣欣反应不及,脚底一滑,踉跄朝后倒去。

  

  “不影响你们继续勾搭了。”苏禾垂下眼睫,“这种管不着下半身的有害垃圾,你喜欢就尽管拿去吧。”

  

  她利索回身,身影消失在走廊里,丝毫不顾及身后传来林欣欣控制不住的埋怨声:“孟宇,你刚刚怎么不帮我啊?”

  

  踏出酒店的那一刻,苏禾倒有些释然。

  

  相恋三年,在别人眼中,不过一场虚与委蛇的笑话。

  

  更可笑的是,她曾经还被蒙蔽过双眼,试图给过他机会。

  

  男人,还真是擅长伪装。

  

  回到家中。

  

  餐桌上杯盘狼藉,苏禾扫了一眼,慢步走上扶梯。

  

  远远却望见她房间门口堆积如山的东西,像是清理垃圾场似的。

  

  走近了发现,房间里重新粉刷了墙面,墙上原本的全家福被撕了个粉碎丢在地面上,换成了和林欣欣的那一版。

  

  胸腔内涌动着莫名的失落,人走茶凉,原来是这种滋味。

  

  她不明白,为什么连一晚上的时间都不给她。

  

  耳边传来一声不咸不淡的回应,王从兰正站在扶梯边缘,好整以暇地看着她。

  

  “欣欣要住大房间,你今晚就在仓库将就一晚吧,明天你哥就来接你了。”

  

  “待会家里要来客人,你要好生招待,不要摆个苦瓜脸让人看笑话,知道吗?”

  

  走廊幽深而空荡,几句轻飘飘的话,仿佛像是把她这二十年来存在过的痕迹,全部都抹杀掉。

  

  苏禾眼睫微动,看着那袅娜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。

  

  她前些天便已得知,养父母要把她送回亲生父母那里去。

  

  听说亲生父母是在贫困县,家里还有六个哥哥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连大老远过来的路费都要靠借,所以才拖到了现在。

  

  思忖间,王从兰高跟鞋的声音在楼下疾步加速。

  

  “哎呀姑爷,你快进来坐啊,早知道你要来,我就安排司机去接你了。”

  

  “你和欣欣打算什么时候订婚啊,我们嫁妆可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

  苏禾刚走下扶梯,眼神便和林欣欣在半空相撞。

  

  林欣欣依偎在孟宇怀里,眨巴着狡黠的眼睛:“妈,你看你,这还有外人在呢。”

  

  她脸上有藏不住的得意,刻意把外人两个字加重了音调。

  

  王从兰侧目,轻哼一声,顺势帮林欣欣掸了掸领口,含沙射影道:“还是亲生的好,没有血缘关系的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。”

  

  “长这么大,也没见给家里带来一分钱收益,到头来还得拱手送回去亲妈那里,真是个赔钱货。”

  

  张妈低着头,在边上尖酸附和:“就是,林家这些年在她身上至少也花了数百万,可都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了。”

  

  苏禾清浅勾唇:“您放心,我走之前一定会一笔一笔算清楚,不会欠你们一分钱。”

  

  见她出现,偌大的大厅里瞬间归于寂静。

  

  孟宇将胳膊从林欣欣怀里抽离,他仰坐在沙发上,眼底有晦暗不明的情绪,在无声拉扯。

  

  苏禾别过脸,一眼都欠奉。

  

  他轻咳一声,转向王丛兰道:“伯母放心,订婚的事在准备了。只是前两天听我爸说,我那个远在海市的小叔叔要来咱们这里待一段时间。”

  

  王从兰闻言眼底的惊喜都掩藏不住:“就是那位海市首富盛霆枭吗?我之前只在新闻上见过他,他来我们这小地方做什么啊?”

  

  心里却忍不住合计,既然和孟家是姻亲,只要能和这位搞好关系,以后保准能富得流油!

  

  孟宇眉头微蹙,长叹一口气:“听说盛家老爷子失踪了,找遍了海市,依然杳无音讯。”

  

  “所以他们寻思着要来临近的几个地方碰碰运气,会在这逗留一段时间。内部消息称,只要能找到人,就会奖励一亿。”

  

  林欣欣情绪瞬间高涨起来:“那老头还真值钱啊,长什么样你知道吗?”

  

  孟宇唇角一扯,清了清喉咙道:“我见过照片,肥水不流外人,等找到人了钱自然少不了林家的。”

  

  苏禾去玄关处换鞋准备出门。

  

  身后传来王从兰不满的声音:“还不赶紧收拾你的东西,明天你的那几个穷鬼哥哥就来接你了。”

  

  苏禾手机振动,是秦蓁发来的消息:【快点,老爷爷情况有些危险。】

  

  她懒得和面前的这帮人周旋,飞身离开,毫不拖泥带水。

  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